礼拜八的聚会

礼拜八的聚会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围于一桌,盎然之兴致。猛地,星期四大叫:“福也!”推白面红字绿底之墙,赫然“大四喜”,星期一茫然,瞬又媚笑,尖声道:“四弟,惨着老姐也!”掷出若干“大团结”,被唤四弟者满脸嫩态,此刻,眼神放光,闪着狡黠与狂浪,轻扣一下星期一之粉脸。  众皆大笑。  星期五原在打盹,闻声而微醒,含糊语:“吵什么,研究研究再说……”。  星期六却是清静之人,生性平和,不喜与人亲近,“唯一报一杯一椅足矣”,见状含笑不语,肃然师者风范。  只苦星期七弟也。盖因他为“东道主”:倾本家冰箱、篮中之物,烹饪洗涤端荼送水逗笑斗乐,时拍这个时摸那个,真个儿围转得八面不见来风,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阅读全文 1,050 °

思    思 从掌纹中飘飞的枫叶惊起一泓秋水于燕子的呢喃里徐徐升起的心绪潮湿而清晰   划亮的眼睛  总在聆听诉不尽的  沉默  无法呼吸的孤灯  寻你——  那晚,最深沉的轻唤  山重水复  从巫山盘亘于额头 垂钓一尾沉醉千年的鱼遥寄你在有雨有风的日子拆封滴滴的心签 2005.4.20

阅读全文 997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