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的昭示

生的昭示        竹  家门口种了一排竹。许多年了。  我也看了许多年。终于看到花开,不艳不香。  第七天,竹枯萎了。        葡萄  靠着支撑向上爬,别说我是多么的可恶可怜;  青绿的、深红的果实,怎可分清"孰优孰劣"?  怪就怪在我的信念过于渺小、过于无私:  我的向上,只为向往太阳;果实甜酸,不过是调节多味的生活。        荧火虫  荧火虫的光很弱,但是却很醒目,因为它们大都在漆黑的旷野挂起自己心灵的灯。  有些时候,在黑暗的地方,才能正视自己;而自身的优点,也只有在这种正视之中得以发挥。        蝴蝶与蜜蜂  蝴蝶说:"我也热爱美丽的花,可人们只赞美蜜蜂

阅读全文 1,212 °

[ 图 ] 不羁的晨曦

不羁的晨曦 作者寄语 第一章(1)第二章(2)第三章(3)第四章(4)第五章(5)第六章(6)第七章(7)第八章(8)并非后记 作者寄语:   青山依旧,几度夕阳  生命,是一只蜘蛛,在岁月和情感的空间与缝隙处交织成网……  忏悔亦或是只飞蛾;未来呢?  时光斜拖粉红的反思,追寻网在生命的绿荫之下……   失去的,无法追回,也唯有失去以后,方觉无比珍贵。成熟是不可追求的,于我的爱恋,于我的人生;  痛苦的,是资本,也只有受过痛苦,经历磨砾,才可得出贴切的幸福观,于我的情感,于我的岁月。  当往事的列车载着沉重的祝福和幼稚的成熟又一次驶入孤灯下或近或远的心灵隧道时,我审视着前方的一盏盏红灯,思索的羽

阅读全文 1,873 °

礼拜八的聚会

礼拜八的聚会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围于一桌,盎然之兴致。猛地,星期四大叫:“福也!”推白面红字绿底之墙,赫然“大四喜”,星期一茫然,瞬又媚笑,尖声道:“四弟,惨着老姐也!”掷出若干“大团结”,被唤四弟者满脸嫩态,此刻,眼神放光,闪着狡黠与狂浪,轻扣一下星期一之粉脸。  众皆大笑。  星期五原在打盹,闻声而微醒,含糊语:“吵什么,研究研究再说……”。  星期六却是清静之人,生性平和,不喜与人亲近,“唯一报一杯一椅足矣”,见状含笑不语,肃然师者风范。  只苦星期七弟也。盖因他为“东道主”:倾本家冰箱、篮中之物,烹饪洗涤端荼送水逗笑斗乐,时拍这个时摸那个,真个儿围转得八面不见来风,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阅读全文 1,253 °

思    思 从掌纹中飘飞的枫叶惊起一泓秋水于燕子的呢喃里徐徐升起的心绪潮湿而清晰   划亮的眼睛  总在聆听诉不尽的  沉默  无法呼吸的孤灯  寻你——  那晚,最深沉的轻唤  山重水复  从巫山盘亘于额头 垂钓一尾沉醉千年的鱼遥寄你在有雨有风的日子拆封滴滴的心签 2005.4.20

阅读全文 1,179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