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相伴十八载(3)

……
    人生其实是一串回忆或懊悔的记录,许多人都经常会拍拍脑门说“如果以前我如何,那我现在将如何如何”——人生即选择,有选择就会有放弃,有放弃就得有失落,有失落必定有后悔。我其实很后悔的是大学期间没有好好地学习那些计算机的理论与操作,也庆幸自己没有认真这样去做,呵,真的很矛盾,但事实如此,如果好好地学习了相关的东西,到现在看来是一无用处;而没有认真去学习这些知识,也可以让我更好地接受现在一些新的理念,“祸之福所倚,福之祸所至”,两千多年前的老革命家就已好好地教育了我们:)

    大学里面相信许多人都是混过来混出来的,“混”字用得好啊,又是老祖宗发明的很形象的象形字:三点水是要乱局,混水摸鱼,考试乱才好偷窥,心乱才能撞鹿,哦,错了,是撞女,还是错了,是沟女拍拖;曰即说也,要能说会道,一个大学生还不会说话,那还不如去人道毁灭了,所以,大学生们都能吹,吹自己、吹父母、吹学校,只要不是汽球,都能吹出个花样来;比就是攀比,人比人气死人,不过,人不气人也得累死病死意外死自然死,大学生一起比来比去的,才造成了如今大学扩招,几乎人人上大学的局面,因为社会需要进步——进步,也就是和以前比,和别人比,和能比的东东比嘛。大学二年级我居然混得很不错,混了个班长,混了个学习宣传部副部长,还混得许多小MM们的香吻,唯一没能混得好的是专业课成绩。有所得必有所失吧!
     混到大三,已经是混中之龙了。天天踏着一部单车,九点从家里出发,路上花20来分钟赶(其实并不是赶,只是我踏得快)到学校,中午吃饭后与同学们在宿舍走廊上“开摊”(打拖拉机牌),抽烟、喝酒、泡妞,唯一没有泡网——呵呵,不然也和当今大学生一样了。不过,心中隐约有一些不安,专业课越来越没兴趣,也越来越觉得难学。《计算机原理》、《数字电路》等让我们多个昏昏欲睡,《数据结构》、《操作系统》又让我们的思维老也回不过神来。好在老师都挺好人吧,居然比较少人补考。
     
     大三最让我们震惊的东西就是我这篇稿子的主角:PC了!
     说震惊,一是它的价格,当时广西师大好像有五十来台机器IBM PC/XT,每台都要上万元;震惊之二是在上面居然可以打字!于是,我们就打字——开始学习打字,这门课是我们年级长潘老师主讲的,而且也听说,以后这个东东会很普及的,学好了才能找到好工作,为了好工作,于是要好好地认真地打字!背五笔:王旁青头兼五一……很难记,许多字拆起来都觉得很别扭。不过,记不住可不行啊,于是抄字根表,反得地抄,“抄字根三百遍,不会打字也会吟”,终于打出自己的名字出来了,那高兴劲啊,呵呵~当时文字处理软件是鼎鼎大名的Word Star汉化版,删除时会删除半个中文字,一删半个就会乱码,换行时也可能会出现半个汉字,这时整行就会变得很奇怪看不懂的字符,害得我们十分小心去排版,一个个去数字数。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IBM PC/XT


    “王旁青头”了半个月后,终于一分钟可以打10个左右的汉字了,开始在机器上打一些文章,但还是特别怕排版。用XT机子必须得用两张以上的软盘,360K的大软盘,一张启动DOS1.0,一张是CCDOS汉字系统,以及汉化的Word Star软件,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买了这些软盘,一张好像要20元,比盗版光盘要值钱多了,我还记得那些软盘是3M的,后来我自己买了威宝的,10张150元,想起来真TMD的贵!那玩意又慢又容易弄坏,塞进软驱中,吱上好几分钟,终于看到出现了一些东东,然后换上汉字系统,在DOS下我们开始进行了“系统”的训练。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总算还能在网上找到“大”软盘:)

  
    DOS是我走上PC“正轨”的引路人,从开始学Dir、Copy、Format,直到软盘出问题怎样去修复,我们都在DOS下去完成,而且在DOS下可以找到一些游戏,但当时游戏很少很难拷贝得到。我记得学DOS最深刻的是学Format格式化磁盘命令,为了引导磁盘,必须要在命令后加参数/S,但在实际操作中,我们经常不是忘记加这参数,就是将母盘给格式化了:),后来老潘都怕我们格了他的DOS盘,就加了个写保护,于是我们知道了写保护的概念,这应该算是最早的安全教育了。
    说真的,对PC的热爱的确使我开始对电脑又产生了兴趣。但会打字后,天天Word Star也真的很无聊呀,不像现在Q来Q去的,多无聊也会聊出得事来聊出得情感来嘛。而且,每天进机房都要换鞋,有个别同学有点香味(脚臭),整个机房都“香”气四溢的,又没有空调,闷死!于是,喜欢PC归喜欢,但却不是很喜欢上机了。
    也就是在大三时,我们知道了一个很可怕的东西:病毒!当时只是听人说过报纸上说过,有一种病毒叫“小球病毒”,发作时会出现一个小球状的东东在屏幕上跳来跳去;还有一种病毒叫“扬基病毒”会唱英文课(当然只是电脑主机的喇叭声),说的人很神秘,我们听得也如痴如醉,真希望那一天能快点见见病毒的芳容,哪怕是一个跳跳球、几个简单的音符,却不料,现在的病毒让我们疲于奔命,唉!至于真正见到病毒,那是半年以后的事,我已是桂林市印刷厂激光照排中心的技术工人了!

13,714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冬日暖阳
下一篇: 杂感两则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