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

  一片云飘过,破烂而摇摇欲坠的桥开始拥挤,团团阴影挤满桥头。在桥头的一隅,一条爬山虎伸着冰凉的手抓着我冰凉的脚踝,将我缓缓拖入水中,水温开始下降,逐渐凝结成冰,堆积在河堤里全是泛着青影的高楼大厦。我挣扎着泅入水里,城市的概念便永远浮在水面上,拼命地与冰块联结,埋没我的思索。香烟早熄了,手指也不再发黄,头皮却让思索的细胞折磨出斑斑血渍。我开始发抖,发抖能散发出足够我温暖的热量吗?

  又一片去飘过,仍是破烂而摇摇欲坠的桥却开始灼热起来,团团热火般的风站满桥头。一辆救火车冲过桥头,一串串刺耳的声响响起一串串无神的脸儿印在平静的河面。就这样,流动了五千年的河水,打出一排排僵硬的名字,塞进街道似的邮筒,知道是寄给我的,毫不犹豫地拆开阅读,突然天暗下来天黑了所有的窗却放亮,让我无地自容。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自己的当然就是大众的吗?茫茫然,看着月光在看星星们游戏,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划亮最后一根火柴,划亮了一季冷雨的冬天;
  拽紧大衣,轻轻地抬起头,在桥头,不能回首!

  又是一片云飘过……
2,506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选择的艺术
下一篇: PC相伴十八载(2)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