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相伴十八载(2)

        柳青说过:“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其实不仅仅是人生如此,社会或国家也是如此。我不想贬低我们的民族,但中华民族往往在最重要最关键的时候发生一些重大的变化(而且最致命的是这些变化往往是以人民被愚弄被欺侮被伤害为代价的)——一如我们的男足,像一个窝囊废也像一个暴发户一般:祖国江山一片红——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着白青黄绿蓝黑的边了;改革开放是基本国策——人人下海人人经商人人炒股,围着一个“钱”字转个不停转得疯狂!没有特别的定力或者说凝聚力,这一点我们得向小日本尤其是韩国人看齐。我经历过八九学运,那是一个很特别也很值得记住的日子,尽管这些日子到现在也说不清道不尽,但至少我经历过游行、静坐、包围桂林市政府等活动,作为历史的见证,可以用我的眼睛特别是我的思想来见证这段真正的“历史”。

  还是回到电脑的认识上来吧,那些“理不清说还乱”的东东后人自有评说。大一下学期经过六四事件动荡后,基本上没有学什么,“空校”运动之后返校的时间几乎都是听报告写“反省书”,现在回想起来最让我感到“科技进步人就舒服(也即所谓的科技以人为本)”这个道理的深刻性,因为当时电脑或网络几乎没有,更没有Windows系统的Ctrl+C、Ctrl+V的应用,否则我们大可像现在的D员同志们写“N个代表”决心书那样复制粘贴复制粘贴,荒废我们可爱的森林了。

   整个暑假心情很郁闷,连中华机的游戏也没有一点兴趣玩。大二时还是一周一练(反省书),一边也开始学一些专业课,我记得有Pascal语言,也即Delphi的前身,老师说这是最美妙的语言,我实在看不出这个院派语言的妙处所在,而且特别繁琐,经常得Bengin,还要记得End,最记得的一句话是“结构化”,不过,老师并没能讲清这结构化的含义,所以,我一直“结构”了很久,直到学VC时才“化”了,不过,此时已是OOP(面向对象)了,唉,编程于我实在是……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这就是Pascal:)


  依仗着以前玩Basic的底子,Pascal没有补考,但另一个重要的课程“数据库”却只得了个57,而老师也太不给我这个班长的面子,说要杀一儆百,一定要我补考,提了一篮水果去老师家也是白搭,呵呵!不过也总算完成并通过了这个大学的重要经历:补考!当时学数据库是Dbase,想不到在6年后我却教起了数据库,而且还是这该死不死的Dbase,唉,人生的际遇有时就是这样的反复。不过,我还想好好提一提的是我在高中的87年左右学的Basic语言,大学一年级时又再学了一回,老师还老在吹编写者谭浩强教授写得如何如何吉斯尼纪录……到十年后96年底我到东莞一中时第一次教的内容还是教Basic(不是Visual Basic哦),而且还是一样的语法甚至一样的书,谭教授啊,是你害人呢还是中国教育呢,总之,中国的教育实在是……实在是无话可说!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创造历史的Basic书(也仅仅创造历史而已)


    大二期间,偶尔去VaxII机上登录,将那些不知所云的代码输入,然后去一行一行的改,有时打错了个字符,有时忘记了个空格,总之电脑太严格了,像个严守清规的尼姑(好像很少严守清规的和尚哦)容不得半点玷污,血气方刚的我们被玩得十分狼狈与疲惫,“为伊消得人憔悴”啦!于是,大部分同学对小型机远而敬之!而在这一年中,我开始在文学方面有一些“成就”,获得了不少的奖项。

    直到大三,当大学生活生活在被窝中,当PC真实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我才知道,我的PC生涯开始了……

14,068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桥头
下一篇: 深夜杂感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