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致2017年

八千里路云和月——致2017年     一匹战马从楼兰古道飞奔而出,顺着《宋词》的目录,在历代的评论里纵横驰骋、快意恩仇,直到今天,壮志未酬又疲惫不堪,斗志昂扬而情绪沧凉……
    细雨微寒的午后,清风徐来,“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就这样格格不入的定格在梦境里,战马的背影模糊了,“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渐渐远去的秋风夏日,逝去的青葱年华,以及永远也寻回不了的情怀和感动。
    合上厚厚的《宋词》,关上层层叠叠的思绪,萦绕在脑海,便是一行行的词句……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寻找与收获的惊喜,已不足以让我心动;“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青涩缠绵的爱恋,已随岁月黄叶般残损,美丽不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得与失,爱与恨,生离死别,淡淡然!“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那一份气吞山河的激情化作七分冷静,坚定而平和;“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就是历史与人生的写照,大浪淘沙,风流人物尚且如此不堪,况我辈凡夫俗子?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早生的华发,已像栅栏一样困住了奔腾的脚步;无力叹息,更无心懊丧,消褪的只是行色匆匆的躯壳,“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在一片静谧的天空下,点一窗红烛,照见多年后的身影,静静地吟诵,那一地的情思…… 
    功名,数千年来的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终目标。尘土,却是你我赖以生存的基础,呱呱坠地到入土为安,是循环是轮回,是宿命是必然。
    三十年前,十八少年郎意气风发,圆月苍穹下,弯弓射大雕,“醉挑灯看剑”,“左牵黄,右擎苍”,风一样猛,浪一样急,风卷残云,企望功成名就。可惜,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同心而共济,始终如一”的努力与追随却没有获得共鸣、分享与分担,枉费全心全力,功败垂成,奈何,奈何!
    “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的确,地上本没有高峰,尘土堆积得多了,便有了高峰;世上本没有功名,追求的人多了,便有了功名,此处的一个“空”字,饱含了多少荣华富贵后的凄凉忧苦,“目断秋霄落雁,醉来时响空弦”,此时的“空”不经历大悲大难,怎能有这样深刻悲痛的领悟?
    放下,放松,放弃——
    谈何容易!却是必须!
    所幸,“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八千里征途,得失兴衰,将三十年功名化作尘土,扬扬洒洒,飘往大江南北;八千里征途,心态更应该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八千里征途,花未全开月未圆,世上没有尽已所愿的好事,惟幸留着一颗淡泊宁静的心……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走着走着,有的人走丢了,有的人成了看客,有的人背朝着,有的人反道而行……一路幽香的玫瑰,让马蹄声声的急促也柔和起来。手掬鲜花的少女,宁静而平和。大道通天,各走两边。
    八千里,遥不可及;八千里,触手可得。走路的是脚,眼望前方,心决定方向。心随自己。
    “纤云弄巧”,“月满西楼”——
    再遥远的远方,云霞相接,月共圆缺,此恨无关云和月,心近了,路就不再有距离,不再是距离。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说的人懂得,说给懂的人听——这就是“大道”,这就是人生“八千里”征程中的“云和月”。
    沿途的风景,包括云和月,美美的,手感触,眼欣赏,心应和……
    这一匹战马醒来,驮着云和月,卸下尘与土,轻松自在,逍遥自得!

727 ° 来自:PC 中国
上一篇: 悼英继兄
下一篇: MacOSX 10.12.2 NTFS读写方案开源版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