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泪(尚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主题曲》自序)

        和音乐的手一握,便灼红了双眼;
  竟然不知生与死的归宿,抹一把泪,洒在四月沉重的发上。
  每一个人撑起雨伞,在街头巷尾点燃盏盏预演悲剧的路灯。悲剧——时代需要惊心动魄,需要麻木不仁。
  每一颗灵魂搭载孤独,在荒山野岭寻寻觅觅探索绿色的烛光。绿色——生命的起源与归结,爱情的涅磐与幻灭。
  不愿就此一生!
  生,不愿就此迷离!
  在浓雾迷朦的清晨,我推开窗,一种近似冰凉的悲哀从遥远的微光中透射过来,直压疲乏的胸膛,我的心思彷徨了,竟不敢出门,竟然害怕经常发生的“交通意外”?!
  大山惊惑了,飘来山风
  大河疑虑了,回荡漩流
  只是我还没有泪——双手拉着唯一的自信,脚踏着唯一的光明。

  光明,是用金红色的笔写的。我和你都没有。
  只是,每一天都重复不变的日子,千篇一律的讲演,井井有条的骚动,让太阳的光泽也凝固,不同的色彩,不同的温度。
  有一次,我去找你。封闭的屋内,你赤裸全身,毫无顾忌地摸挲着外露的灵与肉,多么富有弹性与光洁啊,流动着活力的曲线美感,可为什么我们都不敢展示它们的生机呢?
  我无言伫立着。
  那天,我哭了;一哭,我就知道错了。
  我是面对那栋挂着彩旗的威武的大楼哭的,无数双冷漠的眼光浮印在深深的有色玻璃面板上,四周静静的,只有几声刺耳的鸣笛。
  从此,我拥有了一套栅栏,很矮的栅栏,我却恰恰无法逾越。

  当我在栅栏上刻写我的名字时,我忘记了字的形态与结构,拼命地记,疯狂地想,总也无法提取点滴这历史的基因;
  当我要把这种痛苦如汹涌的海潮倾泄给你知道的时候,我的喉结抖动,却张口无语,不是说不出来,而是这劳动的结晶让我感到沉重。
  我坚拒你的微笑。
  我栓上门,哭了。
  不会惊天动地、倾墙倒楫,我的泪绵延不绝,长江黄河里惊起些微的水沫,五千年文明的树根上出现我初恋的吻。
  为什么生,为什么活?
  蝴蝶在菜地里盘旋,青菜在园子里茂盛。
  我和你相对,你微笑,我流泪;
  春雨又下,四月,在乎我的泪。四月,在乎我的情。四月,在乎我的生!
  长发像瀑布般拂动,我缓缓划过你的耳鬂,你微笑。
  我流泪。
  流出一捧感动自我的热泪。
5,645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鸽子
下一篇: PC相伴十八载(1)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3 条评论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