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相伴十八载(1)

昨天洗车,洗完后洗车工人同我说刹车灯有问题,一试果然如此,脚踏下刹车板车后的刹车灯却没亮,打算明天天去4S店维护,今早和阿文去他买车的车行,在五环路上老是觉得很紧张,尤其遇到堵车后面的车跟着我时我就特别的有些可怕起来,昨天也恢郎渤涤形侍馐笨悼墒墙俗匀纭烊鞯煤馨。呛牵蠢矗凳镜淖饔茫ㄓ惺笔亲晕野凳荆┦呛苡心苡跋煲桓鋈说亩饔胨嘉呐叮∮纱讼肫鹨酝隤C相结缘的种种,思索这些东东不知道它们会对自己、对他人、对未来有什么影响呢?姑且不顾这些吧,埋头写下这《PC相伴十八载》,也算是乱弹一曲,免笑:)
                                                      ——算是序吧

PC相伴十八载


    大多数时候事情的发展与变化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拿我来说吧,我曾经说过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读师范大学的,更加不会就读于家乡桂林的这所广西师范大学——那是1986年我17岁读高一时,不记得是大年初几了,就在广西师大秀丽的独秀峰下的池边,同我父亲说的——最后,我却在这间学府读了3年的计算机专业;另外,我想说的就是电脑的发展速度之快技术更新之迅速,真令我有些不知所措,身在其中,就会深身其害,钱钟书的“围城”观在许多方面(主要是感情尤其是老公老婆之间的)看起来都是正确的,身处电脑业的“围城”之中,想跳出去却无路可走,外面的世界也并不如想像中的美妙,哈哈,不如不逃,盘膝席地而坐,阿弥托佛,将自己与PC相伴的十几年的情感经历述叙交流,振作一下自己抑郁的心情,应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

    初识电脑——1986-1990

    那是我高一下学期了吧,记不清,在桂林的一次展销会上看到两台苹果机,黑色的外壳,很高贵的神态一下就征服了我,不过那仅仅是眼波传情,全然不敢象现在的学生哥学生妹的那份缠绵相拥之态啊,我的手指头很不听话地(也叫不由自主地)动了几下,算不算指法练习就无从考究了;那机子在当时可是宝贝啊,观众同志们“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我有幸打过一下键盘(胆大!住手!——美丽的工作员小姐用还算温柔的眼神还算温柔的语气地阻止我进一步对Apple的调戏),看到屏幕(当时自己叫"电视"的东东)出现了一些英文,是什么当然不知道了……这就是我与电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高一暑假时,总算在一个初中同学家里看到了一个叫“中华学习机”的称为“电脑”的家伙,呵呵,与同学玩了一个假期,按书本键入过一些指令,不过当时好像并没有特别的激动,呵呵,可能还留念住那Apple的高贵吧!这个学习机算是我初级使用叫“电脑”的东东吧:)此后还继续玩着这个东东,没时间去自已编写程序,一直都是敲书本上的代码,却也乐而忘返!
    高二时我所在的中学听说有了台苹果机,只是没有见过,心痒得不行,不过当时学习紧张得很,学校根本就是一种摆设,只有个别老师进去“瞻仰”过它的容颜,我们做学生更不要说去玩去操作了,不然,可能又会多一个“该死”(盖茨)也说不定啊,哈哈,经过考试考试,一层又一层的痛苦磨炼,在高考死亡线上居然活了过来,说真的要是自己中学时代处于21世纪就好了,至少现在的学生考大学只是一种过程,而不再是一种结果了,哎,时代弄人嘛:(
    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前一天晚上,我与老父几乎一晚没睡,《望星空》是当时很流行的一首歌,董文华唱的,当时我以这个很流行的姿势望得星星都空荡荡了就不得而知了,至少我是望了大半夜的星空。那晚我已打算着要复读的了,因为高三那一年因为情感的迷失,差不多是在荒废时间中渡过来的,原本全级第一名的“才子”在高考时只是靠吃老本耍小聪明写完试卷上的最后一个字……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可是哦),命运对人向来是公平的,用另一句话说就是命运是很会作弄人的,我相信命运,佛曰不可说,所以你自己去想想吧,人生的变化或际遇往往都是这样的——让你绝望又给你希望;第二天等我拿到通知书,我才知道自己被广西师范大学录取了:数学系计算机专业3年制专科。这一结果让我很是高兴也很是自嘲,看来世事无绝对,老人言大多是很灵的,不然怎么会流传如此之久如此之广?
    那应该是1988年9月初的一个早上,我成了一个师范大学生,我当时还记得自己曾说过,虽然读了师范但我可不希望去做老师,毕竟老父亲做了几十年的老师了,我不想步其后尘,果然我毕业后没有做老师,可最终我竟然还是躲不过命运的安排,这算是后话了。
    学计算机专业,当然就会碰到计算机了,那时我们学校的计算机中心刚建成不久,很是雄伟(当时的感觉,2年多前去看觉得很破落的,呵呵),但很不舒服,因为进出都要换拖鞋还要讲究整洁,麻烦死了,那是我们第一次进中心给我最强烈的印象,当然,还有那VAXII小型机,据说全广西只有两台,要10几万美金啊,中心机房里面的显示屏闪动着,几个身穿白大袿的工作人员或老师坐在前面,深不可测的样子给我们这群后辈莫名的钦佩。
    我一进大学就被任命为学习委员,可要命的是,这个时候的我居然疯狂地喜欢起高等数学来了,又一次“围城理论”成功验证了;我找了大量的数学书:微积分、模糊数学、布尔代数、数论等,一头扎了进去,搞得我那帮大学哥们对我崇拜有加,因为我可以让教高数的王老师说“XXX可以不用做作业,但每次考试必须…分就行,否则……”,我上课不听课,当然那个时候也没多少人听的,60分万岁嘛,好在我的高数成绩居然是好高分的,不说了吧,好吗?会吓死你们的:),而且考试通常是第一个交卷的,让哥们儿恨死我不给他们抄袭。
    我这时对电脑的认识逐渐模糊了,我甚至想转学数学了,以前对电脑的那种情结就显然象风一样消失了……
    大一的计算机主要课程是BASIC语言,在小型机上调试,坐在终端前面,登录—用户名—密码——UNIX系统典型的运行步骤,那个时候我们很纯洁,老毛子教育得好啊“一颗红心”,居然没有想到“黑客”行为,不像现在的学生老在我面前讲“老师,我要黑了学校的网络”,恨不得用苍蝇拍拍死他,所谓的自称“黑客”者甚至连UNIX都没用听过更不要说使用了,“无聊”或“无用”对他们最适当,这不是气话,是实话,爱不爱听?不爱听,回家黑我的网站去吧!!!但当时那些重复的登录却让我没有了兴趣,我开始逃上机课了,这是很不经济的想法,毕竟当时上一小时的机要收2元钱,我们计算机专业则有免费上机课,有免费的午餐都不吃?哈,确实如此!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Vax机房

    这样就过了一个学期——
    然后,1989年发生的事大家都明白了,从4月开始就陆续不再上课了,我们的小脑袋时刻转悠着各种小道消息。这个时候,我又不再特别喜欢数学了,因为高数课马上就要结束了,虽然我的成绩依然可以“独步天下”,而且最终考试还得到满分!让我自豪到现在:)我喜欢上了与自已专业“风牛马不相及”的文学,尤其是诗歌!天,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喜欢就一直延续至今。大学里文学领奖的次数我已不记得了,不会忘记的是与学校文学社社长一同拿下“跨时代征文”一等奖的那次。从此,我开始流浪在理性(电脑)与浪漫(文学)边缘……

8,878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凡人泪(尚未完成的长篇小说《主题曲》自序)
下一篇: 找到了以前网站的一些资料,现在看看有D意思哦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5 条评论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