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中秋

中年·中秋
  这两天和以前技校学生阿森等几家人去罗浮山游玩,在凤谷露营基地烧烤,孩子们玩得很是兴奋,烤鸡翅、香肠,还有很多小狗在旁边窜来窜去,女儿害怕的神态让人心生怜意,而晚餐前凤谷湖畔漫步,漫天各样的云彩美不胜收,霞光从厚厚云层中绽放出来,一条条柔弱的光带像是佛光,从遥远的天际探射人间,那山,那水,那入夜前朦胧的光与雾,缠绵在一起,让我的灵魂又一次感到宁静……
  天色渐渐暗下来,山风缓缓袭来,淡淡的有一点凉意,我独自凭栏望着皎洁的圆月,如水的月光斜落整个世界,远近的山林都成了灰朦朦的一片,君临天下的月儿似乎要将我的全部思绪吸收,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亲近而疏远的感觉,让我轻叹一声,将久藏于心底的情怀和遐思都显于这样的多愁善感的季节和明照千里的月儿……
  然后,到达罗浮山脚的绿芙蓉度假中心,孩子们依然玩得很是开心与吵杂,我和阿森泡上上好的普洱,饮入口中,醇和而又回甘……我们一起聊着20年前的点滴,那时我25,他16,我是老师,他是学生,现在我们都中年,我是老师,他是村干部,只是那一份有些久不曾联系却仍然亲近的感情萦绕在我们的交谈中,透过旁边桂树和棕榈树的稀疏缝隙,月亮又显得那么高,那么远,照在近处的树叶上,而叮咚水声缓缓流过,和着月光,让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20年不短,也是我最美好的年华,岁月蹉跎中,阴晴圆缺……“月亮疤疤,踩着瓦砸”桂林童谣,这入心入肺的一句让我不由得想起孩提时朦胧记忆中一家人困苦而甜蜜的时光,父亲的形象出现在我的眼前,仿佛他又坐在我的面前,将仅有的一块饼分给我和姐妹,他和妈妈则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而微笑。而现在的月饼外观精美得有些奢侈,但咬在嘴里却总是吃不到那浓浓的饼味以及深深的亲情。
  我算是一个不太自信的人,或许还带有自卑的阴影,“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这样的情愫能让我感伤一阵,毕竟中年了,悲秋其实更不如说是悲自己,如果将一生比作一年的话,那么人到中年就很像是到中秋的时候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种曾经心醉的词早已化为一种记忆,不可望不可及,当然也不可惜不可怜。“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却能让自己悲从中来,不可抑制的心痛。
  月儿照九洲,是照见我们的人生与梦想,是照见我们的欢乐与悲凉,也是照见我们的欣慰与迷茫!
  全身心的疲惫,因为全身心的投入,如同中秋的月儿,圆满圆润,光洁光亮,却总是抵不住圆缺的轮换。我不想要这样的人生,但我乐于这样的生活,这是我的中秋,这是我的中年,爱与怨,圆与缺,你与我,天与地——不悲不喜,是我的修行,是我的命运!
1,616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珍重
下一篇: 走过八月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1 条评论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