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兮 福兮

    2008年禅宗是“犯太岁”之年,4月烟雨凄迷之夜送“撞车党”一部手机,上周日光天化日之下再送“抢劫者”一条金链,看来伟大的先人先知先觉,不由得我不信,加之禅宗本人对易经、老庄、佛教等经典喜爱有加,平日里也喜欢占卜一下,判断吉凶,虽不至于将祸福看得清楚明白,却也乐于其中。自古中国人都迷信,人人皆如此,连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党也逃不出这个“中国国情”,最为典型的近例则是奥运开幕非得要在2008年8月8日晚上8时,真绝。迷信,说得好听点,叫风水;说得通俗一点,就是祸福。老子说:“福之祸之所倚,祸之福之所伏”,周易六十四卦与三百八十四爻的吉凶占验也证明“天道无吉凶”,但中国人却乐此不疲,迷信不止。
    为什么呢?
    我个人认为,中国人迷信的根源在于对自然的依赖,几千年来中国都以刀耕火种为生,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农业大国”,“民以食为天”,在与土地的亲密接触中对未知的自然(主要是宇宙)产生了极大的震撼与恐惧,祈求苍天能给与人民好的收成与好的庇护,因而在反复的统计与记录下,得出了各种各样的与数字相关的规律(中国人的数学水平一直是世界顶尖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归纳出了种种排列,并将之与人的命运联系起来,形成了严谨而复杂、神秘而有效的迷信学说。
    因此,迷信其实是自然规律的一种人为体现,祸福也不过是生命中必然出现的一种状态。
    2008年对于中国是幸运的,因为奥运;2008年对于中国是不幸的,因为雪灾、震灾。祸不会因为08年8月8日而消失,毕竟每年都有这么一天;福也不会因为大雪、地震而逃避,毕竟人间有情、大爱无疆。困此,我很赞赏老子,因为他是最知道祸、福之间的关系,没有永远的祸害,更没有永远的福祉,有的只是自然界风平浪静会有时,有的只是人世间平平淡淡总是真!
    对于祸福必须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得之不喜,失之不忧,当然这很难,正因为难,才体现出祸、福的价格,而患得患失,其实也正是因为人类私欲的表现,有了这样那样的欲望,就会有衡量祸福的尺度,就会产生“趋吉避凶”一厢情愿的想法,得之,天命使然;失之,天命不可违。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借口,人民就会心安理得、麻木不仁……
    其实,迷信是好事,没有人愿意祸老是如影随形的,只不过,生死也罢,祸福也好,都只是自然规律,自然变化的现实,半点不由人!“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说明神秀还不能看清什么是自然、自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慧能就高明得多,看清了生命的规律自然的变化!只是,有几人能“明镜亦非台”?看到功利,都趋之若鹜,能做到“心如明镜台”的都没几个啊!
    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的动物!
    对祸福最为淡定的人是庄子,当他妻子死后,他鼓盆而歌;当他自己大限之日来临时,对弟子笑谈:“夭大块载我以形,劳我以生,逸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待吾生者,亦同样善待我死也!”坦坦荡荡,“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道出了生死的关系,其实也说明了祸福的真谛!
    最后,还是以庄子《天道》来说明我们对祸福应有的态度吧:
    “不刻意而高,无仁义而修,无功名而治,无江海而闲,不道引而寿,无不忘也,无不有也。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此天地之道,圣人之德也。”
    此言甚是!

1,195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庆祝200篇博客诞生
下一篇: 课件评审乱弹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