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按此在新窗口打开图片
新莞人的孩子纷纷回老家上学


    无聊偶尔转到东莞电视台节目,又听到新莞人的称谓,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尽管通过“中共东莞市委”各大头目们以及那些吃饱饭撑着不舒服时不是想妹就是钻钱眼的专家们的一致同意(相信也是鼓掌表决,全体通过的),但每每听到这个不伦不类的称谓时许多的外地朋友都无奈地笑着摇摇头,哎,禅宗就更不明白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新莞人,不是,那我是什么?旧莞人吗?No,决不是,按这些伟大的决策者们的意思,本地人才是旧莞人啊;我不是旧莞人,那只能是新莞人啦,可我自己都对这个称呼感到好笑,明明是外地人就外地人嘛,新什么新?老子都几十岁了,不过是在你东莞地头混个饭吃而已,俺才是你东莞人呢,管你是新还是旧,禅宗只是桂林人!
    外地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为什么一定要分清外与本?东莞那些个领导学胡哥的话倒是很快很顺口的,成天什么“和谐社会,和谐东莞”的,怎么就不能让外地人与本地人和谐和谐?难不成一和谐一统一,那原来的东莞人就活不成或者没了尊严?
    写到这,想起了一个6岁以上的中国人都知道的古代笑话:
    某人有300两白银,很是担心别人偷走,于是,将银子埋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但他又怕忘记了,于是,在上面插一块牌子,书上“此地无银三百两”几字。这就是著名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故。
    不用我进行类比,相信聪明的人都能将“新莞人”的出台与这个典故联系得上,二者确有异曲同工之妙啊!I 服了 U了!
    我独不明白的是,日理万机的大人物不知道这个典故尚可理解,那些不学无术的挂着各种卡片的专家们,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典故呢?应该他们都知道,所以,才为了区别一下他们应该尊敬或应该鄙视的类群,恭敬写上“This is 东莞人”以及低声叱骂“That is 新莞人”,于是,人人有别,内外有别,贵贱有别,于是,人人也站好了位置,不会无事生非,不会怨天尤人了,社会和谐了啊——高,实在是高啊,新莞人一出,和谐东莞就实现了!多么美好的幻影啊,尤其是新莞人的子女不能正常就读学校时,新莞人在公车上被老莞人随意痛骂时,新莞人廉价的尊严被批发时,我由衷地感谢了这美好的和谐!
    在电视、报纸上天天都有“新莞人”的叫法,只是,在我们新莞人口中还很难听到“我们新莞人……”或“俺们新莞人……”,外地人都没领情,本地人却已欢呼雀跃了!呵呵,其实,社会在不断前进,称谓变变也无所谓的。禅宗近日阅读曾国藩的《变术》,深知变之重要:刻意求变,随机应变,不变之变,以变应变。唯独迷惑着,这新与变之间是否有必然的联系?新(莞)与和(谐),变与不变,是否有着一些不可让人知的秘密吧?
    在老毛子时代,阶级斗争是纲;和谐东莞了,身份就是一切——原来,邓小平开放了几十年的成果,与野毛子的理论实践是一样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身份)斗争啊,呜呼~~

8,378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春·酒
下一篇: 玻璃爱情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