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八的聚会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围于一桌,盎然之兴致。猛地,星期四大叫:“福也!”推白面红字绿底之墙,赫然“大四喜”,星期一茫然,瞬又媚笑,尖声道:“四弟,惨着老姐也!”掷出若干“大团结”,被唤四弟者满脸嫩态,此刻,眼神放光,闪着狡黠与狂浪,轻扣一下星期一之粉脸。
  众皆大笑。
  星期五原在打盹,闻声而微醒,含糊语:“吵什么,研究研究再说……”。
  星期六却是清静之人,生性平和,不喜与人亲近,“唯一报一杯一椅足矣”,见状含笑不语,肃然师者风范。
  只苦星期七弟也。盖因他为“东道主”:倾本家冰箱、篮中之物,烹饪洗涤端荼送水逗笑斗乐,时拍这个时摸那个,真个儿围转得八面不见来风,殷殷之情,溢于言表。
  良久,饭菜得矣,众咸饱食,唯星期五昨“研究”足球过夜,饭欲不佳,只饮少许清淡之汤,又睡。一姐面色红润,颇现得色。星期二、星期三观言察色,云:“大姐今日食欲甚佳,莫非姐夫高升?”一姐笑而不答。二、三遂起座、举斟,祝声不绝于耳。
  众陶然。
  星期五又醒,叫:
  “闹什么,明天……明天,他妈的不过又是个礼拜九!”
  言讫,悠然睡去。

1,322 ° 来自:PC IANA保留地址
上一篇: 不羁的晨曦
下一篇: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亲,沙发正空着,还不快来抢?

评论审核已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
Back to Top